您的位置:>梦幻西游电脑版>独家策划>

一周有声小说推荐:大漠凌云(上篇)!

开始吐槽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独特的梦幻世界,它也许装满了年少气盛,也许装满了侠义凛然。

  而同人小说大赛的作者们用心一点点地刻画出了三界风云,“正是“笔落惊三界,赋成动乾坤。”之于此,叶子猪与知名播音员“般若”合作,将冠军作品《大漠凌云》制作成有声读物,用声音为广大猪友们还原作者笔下的超凡三界。

  他不曾想到,那夜沙丘的匆匆相遇之后,竟阔别十二载......

  他不曾知道,那被他带回村庄的小丫头,竟有如此能耐........

  她也不曾知道,那甘愿为自己苦心造伞的有缘人,竟在身旁.............

大漠凌云
大漠凌云

  【图/文:あ蛮儿あ】【播音:般若】

  

  撑开,收拢;再撑开,再收拢。随手转腕、以伞为剑在空中画了个圈,执伞之人眉头紧锁,依旧对这件武器不甚满意。他抬手从身前案几上琳琅排布的各种古怪工具中摸起一把似钳非钳的长柄工具,扭开伞柄处探了进去。

  长伞被笼在手中,散发着幽蓝的微光和刺骨的寒气。那人却仿若不察,极稳地摆弄着伞骨里面暗藏的精巧机枢。几番调试后,他再次撑开剑伞,被雕琢成多芒星状的伞帽和其下雪花状的翎花竟方向互逆地缓缓转动了起来。

  “里面又加了什么机关?”一直在不远处逗弄机关鸟的少女见此,三步两步蹦到他身旁,好奇地伸手去推伞柄上的暗钮,却被他无情地抓住皓腕。“夭夭莫闹,小心伤着。”他的眉心依旧没有舒展。

  少女一瘪嘴,识趣地收回手,小心搓揉腕部。“大叔,你那只铁手抓人很痛的哎。”

  “若误碰了机关,你直接去见黑白无常也许就不痛了。”偃无师并没有理会她的娇憨之态,目光始终没离开过这柄“晴雪”。略一琢磨,他摘下伞骨末端坠着的繁复流苏,换了柄更小巧的工具探入极细的伞骨继续调弄起来。没想到这伞不仅可合拢为剑,连细微之处都尽藏玄机。

  抬腕把一侧的马尾拨到胸前,白得几近透亮的手指轻轻缠绕着淡绯色的发丝,夭夭丝毫没有在意偃无师没有半点人情味的语气,嘟囔道:“要是能见小黑小白,正好和他们打听打听小姐姐可曾回过阴曹地府。”

  原本灵活翻飞的机械铁手闻言一顿。

  只是一瞬,他又好似什么也没听见一般,继续忙碌着。

  见大叔如往常一般把自己当做透明人,自知无趣的夭夭一声口哨,唤来被冷落在一旁的机关鸟,灵巧的一跃而上,侧坐在鸟脊正中。“反正也帮不上什么忙,我再去村外巡一巡,看看能否遇到路人打探些消息。”说完她轻拍了两下鸟首,看似木木呆呆的机关鸟竟拍翅而起,嗖地一声载着少女直冲云霄,转瞬便没了踪影。

  路人又哪里会知晓连整个魔族苦寻多年都没有丝毫消息的人的踪迹呢?偃无师摇了摇头。

  自己铸造这柄冰魄为骨、寒雪为覆的“晴雪”也有十二年了,然而这伞始终不尽如人意,和它未来的主人一样,难以捉摸、无迹可寻。

  法由术起,机由心生。这伞虽说是夭夭央着造的,却也是他的夙愿。隐世多年的偃师国后人本不该再铸造世间难容的偃兵巧武,可他真的想为心中惦念的那个红衣墨发的姑娘,造一柄极尽机巧之能事的趁手之物。

  若当年她手中有此伞,也许往事便不会是那般结局……

  潇潇。

  偃无师轻轻抚摸着被暗雕在伞柄花纹中的名字。

晴雪
晴雪

  九曲飞流净秽复,浪淘风簸凌云渡。一切要从凡世与佛国的分界处“凌云渡”说起。

  南面有洲,名阎浮提,其地纵广七千由旬,北阔南狭。“阎浮提”是梵语,三界之人称这片以流沙河为界、东为绿洲西是大漠的广袤之地为“南瞻部洲”。相传,此处由南方增长天王守卫,是佛国的第一道大门。欲入佛国,还需再过由持国巡守镇守的须弥东界这第二道大门,和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大门——凌云渡,方可脱胎换骨、超凡入圣。

  凌云渡没有守卫,滚滚江河就是它的守卫。仅是其分支的流沙河便已有“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鹅毛飘不起,芦花定底沉”之诗证其凶险,作为佛国的天然屏障,千百年来凌云渡唯九天凌云方可渡过。然而,这道天险却给三界的求渡者们留了一个契机:每逢丑年白露之日正午,奔涌的河水便会有半个时辰的止息。相传,此时唯有乘“无底船”接引,方可渡河登岸、踏土极乐。

  丑年白露常有,无底船却随着造船巧匠偃氏一族的覆灭,而消失了数百年。

  十二年前,辛丑年夏。

  狮驼岭不知从哪儿得来的消息,偃师国国破后幸存的国民原来一直隐居于墨家村中,时至今日,已仅余一名少年。一时间,这名偃族遗孤成了渡过凌云渡的关键。

  墨家村隐于西牛贺洲大漠一隅的桃源中,以机关术为护,易守难攻,狮驼岭众将围攻月余竟无丝毫进展。眼看白露将至,再不迫使墨家交出偃师国后人造船,怕是还要等到下个十二年,急火攻心却无可奈何的大大王只得忍痛将消息分享给其他三个魔族门派,联手攻墨。

  谁掌握了无底船,谁就掌控了凌云渡。若能抢在仙、人二族之前将偃族少年握在手心,那魔族便抢占了先机,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盘丝岭、魔王寨、无底洞和阴曹地府自然不敢怠慢,火速援兵、围攻墨家。

  五门联军百年难遇,其实力岂是小小墨家村能敌的。又苦撑了半月,在三昧之火吞噬所有木制机关之前,墨家终于派人出面和谈,以玉石俱焚为挟,要魔族退兵十里,可交出他们所要的偃族后人。

  但只能交给其中一个门派。

  原本就是各怀心思的魔族联军立即起了争执。狮驼岭认为,自己最先发现的偃师国遗孤;魔王寨却说,自家绝学三昧真火是此战胜利的关键,阴曹地府则称,是尸腐毒污染了水源导致墨家切断水力系统、舍弃了守城机关;盘丝岭觉得,瘴气是削弱对手的重要前提;无底洞索性也不争功,直接建议:手上功夫见输赢吧。

  于是在大漠中摆了擂,五门各选派一名弟子比试。

  五人参战,又涉及到轮空问题。此时比武的“彩头”却自己站了出来,代表墨家村加入比武。若他胜,则魔族十二年内不准来犯。

  谁也没把这个少年放在眼中,毕竟若是偃族战力剽悍,也不会没落至今日这般。比武的焦点,落在一对少年成名的情侣身上。

  狮驼岭首席弟子巨子启,阴曹地府护法鬼潇潇。

  一个威风凛凛、杀气如山;一个青丝如墨、红衫似火。好一对璧人。

  作为魔族新杰,这对恋人双双摘下“天下英雄大会”盖世英雄和绝代佳人的名号,其实力可谓姣姣。持有裂天笞地、割风断雨之能的巨斧“裂天”的巨子启在二人中略胜一筹,但也有人觉得若非鬼潇潇只有低于自身实力太多的“鬼骨”为武器,实力可能会超过她的情郎。

  一轮比试过后,狮驼岭胜魔王寨,阴曹地府胜盘丝洞,墨家村胜无底洞。

  巨子启和鬼潇潇的晋级还在意料之中,偃氏的胜利却让人意外,毕竟对战的是无底洞的狼啸风,其修为仅次于鬼潇潇而已,竟如此轻易地败给一个隐世的十五岁少年,实在出乎意料。众人这才重视起眼前这个面色冷峻、侠客打扮的偃师国之后。

  抽签决定第二轮的顺序,鬼潇潇先战,巨子启轮空。

  日暮沙漠陲,力战烟尘里。鬼潇潇第一次仔细打量了巨子启以外的男子。

  偃无师。

  好在是自己先与他一战,若胜,下一轮悄悄输给子启便是;若败……至少能先试试他的底细。但就算试出偃无师的招式路数又能怎样呢,若自己不敌,那子启怕是更难胜过他了!

  是的,鬼潇潇一直都知道,其实自己才是略强的那一个。巨子启也知道,只是两人都心照不宣地装模作样而已。潇潇是为了维护情郎的尊严,巨子启亦不愿失去魔族第一新杰的虚名。

  赢了子启又有什么用呢,她只想做那个与他并肩而战、站在他光芒背后的小女人。

  所以与偃无师的这一战,她必须胜。

  但她却败了,败在偃无师变化万千的巨剑“长息”之下。哪怕她情急之下唤出了从未在外人面前使用过的“月影星痕”,亦是难敌他神鬼莫测的偃术。

  在鬼潇潇战败的瞬间,擂台下巨子启的脸色巨变。

  子启……倒下的时候她默念他的名字,却眼睁睁看着巨子启挤出人群转身离开。

  却有一只手轻轻拉住了她的衣袖,让她免于摔落黄沙之中。

  “你的武器好像不怎么趁手,若非如此,我打不过你的。”未曾理会擂下的嘈杂,偃无师无畏地盯着鬼潇潇的眼睛,真诚地说。

  围观的一众人等讨论的热点却并非他们二人的输赢,而是鬼潇潇一直以来藏了拙。无需更好的武器,此刻的她显露出的修为已明显高于素以“魔族第一新杰”自居的巨子启。

  如果自己门派赢不得这场比武,那索性没人能赢好了,大不了十二年后再攻墨家村,不少人暗想。狮驼弟子看出势头不对,忙找首席商讨一下接下来的应对之策,却发现巨子启早已没了踪影。

  好在天色将晚,最后一场比试定于明日进行。

  鬼潇潇也到处都寻不到巨子启,除了各门各派灯火闪动的营帐,四周皆是漆黑的夜空和无际的沙丘,只有呼嚎的风你追我赶着、层层叠叠地掠过耳畔。

  风中忽然有人唤她的名字:潇潇。

  不待她回头,一柄杀气腾腾的“裂天”已从头顶劈落!

  (未完待续)

鬼潇潇
鬼潇潇

 

[编辑:墨荷]
今日最新猜你喜欢
天科高端固伤输出PT测试 全敏春天来了
门派修改后的PT已逆天 法系已经不能玩了
修改后25法修PT的秒伤 烧双加强副本削弱
采访梦幻西游2赚钱神人:年收入50W人民币
别再讨论固伤了 看看化圣力地府输出吧
大家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