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梦幻西游电脑版>独家策划>

梦幻西游一周有声小说推荐:大漠凌云(下篇)!

  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独特的梦幻世界,它也许装满了年少气盛,也许装满了侠义凛然。

  而同人小说大赛的作者们用心一点点地刻画出了三界风云,“正是“笔落惊三界,赋成动乾坤。”之于此,叶子猪与知名播音员“般若”合作,将冠军作品《大漠凌云》制作成有声读物,用声音为广大猪友们还原作者笔下的超凡三界

  他不曾想到,那夜沙丘的匆匆相遇之后,竟阔别十二载......

  他不曾知道,那被他带回村庄的小丫头,竟有如此能耐........

  她也不曾知道,那甘愿为自己苦心造伞的有缘人,竟在身旁.............

  >>>>大漠凌云(上)<<<<

  >>>>大漠凌云(中)<<<<

大漠凌云
大漠凌云

  【图/文:あ蛮儿あ】【播音:般若】

  

  须弥山南,凌云渡口。

  飞瀑在俗世与佛国交界处形成一道天然屏障,薄雾笼罩的江水奔涌宽广,闪烁着粼粼荧光。两岸翠玉石柱,雕刻着姿态各异的庄严佛像。

  到底偃无师和桃夭夭还是随巨子启一同去了凌云渡。但渡口却并没有鬼潇潇的身影。

  “你这混蛋到底把她藏哪儿了?”一把揪住巨子启的战袍,偃无师的双眼几乎要喷出火来。

  不慌不忙地推开铁手,巨子启不为所动,“我会傻到的带你们来救她么?想见她可以,你乖乖把船给造出来。距离白露还有三日,我可没耐性再陪你等到下个丑年!”

  “三日,根本造不出无底船。”偃无师目眦欲裂。

  巨子启不屑地冷哼,“造不出,她就死。”

  “你!”偃无师反手拔剑、怒目而指。

  并不理会停在咽喉处的“长息”,巨子启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我死,她便陪葬。”

  巨剑无力地落下。

  “偃师国遗训,无底船乃是逆天之物,不可再现三界。何况,若要渡河,掌舵之人必是凌云渡的灵灯侍者;想要唤出他,需要点燃一盏灯芯沁染过我族左掌太渊穴精血的灵灯。”盯着剑锋,偃无师的眉头拧得更深,“十二年前我行踪暴露,为了防止你们魔族得逞,我……早已自断了左腕。”

  原本胜券在握的巨子启终于面色一变。“臭小子!”一拳豁向偃无师左脸,结结实实把他打了个踉跄,“这么多年我活得连鼠蚁都不如,躲在凌云渡的阴缝里不去提升修为、就只钻研对付你那偃术的破解之法,好不容易能一血前耻,你竟擅自毁了我入圣的希望?”恨恨的目光直直地盯在偃无师的铁手上。

  “反正船也造不出了,小姐姐在哪儿?”桃夭夭一横“玲珑盏”挺身护在大叔身前,以防巨子启再度发狂,重演那年的悲剧。

  “小姐姐?哈哈哈小姐姐,再见到她,只怕你要喊她老婆婆了!”巨子启却并未再出手,反而大笑起来,“不不不,也许不叫老婆婆,而叫老妖婆!对,老妖婆,老妖婆!”忽地后退数步,他反手猛拍了一株云松,巨大的力道从树干传向树梢,让合抱粗的古木猛力一颤。枝叶抖动间,一个红衣女子滚落下来,摔落在柔软的草地上,顿时雪色的长发倾泻了一地。

  熟悉的身形让桃夭夭跳步迎上前去,施出“水清诀”解开束缚在那人身上的“象形”。多年未见,小姐姐的一头青丝怎么尽数变了白发?抱在怀里,她怎么这么轻?脸上的伤怎么落了疤、当年与偃无师比武时受的伤怎么还没好?许多问题与惦念一股脑地涌上桃夭夭喉头,堵得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有大滴大滴的眼泪坠在鬼潇潇脸上。

  “夭夭丫头都长这么大了啊……小时候那么爱笑,现在怎么变成爱哭鬼了呢。”想要伸手抚去桃夭夭的眼泪,鬼潇潇却虚弱得连手臂都抬不起来。

  “姐姐,这些年,你去哪儿了……”桃夭夭的眼泪愈加汹涌。

  “去哪儿?她哪儿也没去,就守在凌云渡的出口不让我出去害人!我会去害人么?我只想赢她而已,只想要入圣,只想做个真真正正的魔族第一!咯咯咯咯咯!”阴森森的笑声从巨子启口中发出,“半月前终于找到机会将碾碎的五龙丹掺在她的饮水中,趁她昏迷废去周身经脉,现在我终于是魔族第一新杰了,我第一、我最强!”

  “难道你没发现,此次各派领兵的都是修为颇高的青年才俊么……以你现在的修为,怕是连那些新秀的一半都不如。”桃夭夭的话无情地打破了巨子启的幻想。

  巨子启却置若罔闻,“他们修为再高也没用,只要我超凡入圣、只要只有我一人入圣,魔族第一就还是我,哈哈哈哈!”

  偃无师说出冷酷的事实,“没有灵灯,没有无底船,没人能过凌云渡。”

  “没人?我巨子启就是第一人!”失控的巨子启状若疯癫,眼神中的狂热表明他已药石无医。诡异地几翻乱步后,他竟转身奔向了渡口的滚滚波涛!

  “子启!”鬼潇潇从桃夭夭怀中挣扎起身,扑身抓向昔日的恋人,却连他衣角都不曾碰到。

  汹涌的河水转瞬间吞噬了曾经耀眼一时的狮驼岭新杰。

  鬼潇潇的眼前起了雾,下了雨。

  待她们回到墨家村,魔族已然退了兵。想必再过十二年,又会有一场新的厮杀。

  偃无师为鬼潇潇做了个小小的额饰,一朵赤金的桃花被红线缀着压在刘海之上,挡住了横贯前额的丑陋伤疤。

  “这桃花好看吧?是我画给大叔的图样哟!”桃夭夭笑嘻嘻地推着鬼潇潇坐下的机关椅,停到了吱呀轮转的水车旁。

  “不止是好看,若有人再……只要受到撞击,它的花蕊便会变成暗器,迅速射出反击。”偃无师细心地解释。

  微微俯身表示谢意,鬼潇潇轻声夸赞,“机关偃术果然名不虚传。”

  “大叔的手艺可不止这钿花哟!”早就看出大叔心思的桃夭夭向偃无师打了个眼色,“有柄名叫‘晴雪’的伞,他可是反复改造了十二年呢。”

  一向深沉的偃无师竟被她的口无遮拦说红了脸。

  燕山雪,大如席,有华胥之女幽娴姣丽,踏凌云风波,乘逐月之辇,辇有华盖,正是燕山晴雪,清光泠泠,不可逼视。幽娴姣丽、清光冷冷,正他如他对她的初见。

  几番挣扎,偃无师终于鼓起勇气掏出剑伞,递给了鬼潇潇,“呃……送你。”

  鬼潇潇却摇了摇头,并未接下。“以我此时修为,怕是用不了这么好的武器了。”

  “小姐姐你莫要乱讲,会好起来的,你肯定会好起来的。过几天我就去普陀山学艺,一定能治好你……”夭夭眼眶一红。假装去翻腰际的小药囊抬手抹去眼泪,却发现回春龙沙散和紫心玉露丸已经用尽,鬼潇潇的旧伤怕是再难根除。

  “你是天宫弟子啊,怎么能改投普陀山……”鬼潇潇的话,让桃夭夭和偃无师皆是一怔。

  天宫弟子?不待偃无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鬼潇潇又继续说道,“今日已是白露,再有两个时辰便是午时。再不去凌云渡,你的船可就白造了。”

  船?什么船?

  松开握着机关椅的双手,桃夭夭的脸色复杂起来,“对不起大叔……其实,我一开始就是天宫派来打探魔族消息的。随你回到墨家村,也只是因为答应了小姐姐,不把偃族的秘密回禀仙族,才想要偷学偃术,自己造出无底船。我不想仙族也围攻墨家、也逼你造船啊……这些年,小笛,莫夫人,巨子,还有你,早就是我的亲人了……”

  原来这么多年她总是往村外跑,不止是为了寻找鬼潇潇啊。

  但桃夭夭没想到的是,选了凌云渡存放秘密的,不止她一人。这么多年来,她的一切小动作早被驻守渡口的鬼潇潇收在眼底。好在同在凌云渡藏身的巨子启并不知道,自己费尽心机却苦求无果的入圣之船,其实只距其栖身处一隅之隔。

  “你央我为潇潇铸伞,也是为了偷学偃术吧……毕竟只会墨家教你的那点机关术,是造不出无底船的。”偃无师的语气听不出情绪的波动。

  猛力摇头,绯色双马尾上挂饰的银铃发出清脆的乱响,“不是的不是的,我是真想让小姐姐有一把你造的武器!”

  “罢了,就算有船,你也没有灵灯……”说到这儿,偃无师猛的一顿,他想起,当年断掌之时,在自己脚边哭成泪人的小夭夭。

  桃夭夭凄凄一笑,“对,那时我用发尾偷偷蘸了你的精血,剪下后制成了灯芯,藏在玲珑盏中……”

  难怪,难怪天宫会派出这么小的一个弟子去追查如此重要之事。蟠桃园中,一千年含苞待放、三千年含芳吐蕊,方化身一个机灵爽朗,娇憨顽皮的少女。桃夭夭天真烂漫的笑容下,一直暗藏着这么多心思。

  “罢了,看来凌云渡重启是天意。”小丫头真的长大了。偃无师转身迎着朝阳闭上眼,“早年我便断掌明志,如今无底船也并非出自我手,这般倒也不算违了祖训。如果一定有人要接掌凌云渡,那么是仙族也好。”略一停顿,他狠下心来,“你走罢。”

  “去吧,不然还要等上十二年。”鬼潇潇亦出言相劝,她已不再为魔族而战。

  种种挣扎与权衡激烈地在桃夭夭脑海中击撞。终于,她下定了决心,重新稳稳握住了机关椅的手柄。“好,我走。不过,夭夭胆子小,小姐姐和大叔能不能陪我同去同归?”

  传说乘船渡河便可脱胎换骨,那样小姐姐的伤和大叔的断掌,就都能恢复如初了吧。

  “我还以为,墨家村再也看不到好看的桃花了。”偃无师轻笑出声。

  一按手柄上的机纽,机关椅迅速且平稳地在鬼潇潇身下变换成一只机关鸟,桃夭夭得意地向偃无师一扬小巧的下巴,“怎么样,我偷学的手艺还不错吧?”

  “先试试你的无底船会不会沉了再说!”

  白露午,凌云渡。茫茫的河面上,隐隐传来桃花陈酿般香醇透亮的歌声。

  “鸿蒙初判有声名,

  幸我撑来不变更。

  有浪有风还自稳,

  无终无始乐升平。

  六尘不染能归一,

  万劫安然自在行。

  无底船儿难过海,

  今来古往渡群生……”

  (全文终)

[编辑:墨荷]
大家爱看